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ki lin的博客

单身并不难,难的是应付那些千方百计想让你结束单身的人 。

 
 
 

日志

 
 

网络(玄幻)小说这九年 (三)清新与悲怆  

2008-06-30 21:37:55|  分类: 转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人和地震一样,都是通过读书的人写的《迷失大陆》来对大陆的玄幻有了再认识的。本书讲述铁匠的儿子魔法师金和他的伙伴们冒险的离奇经历。虽然开头有些平淡,但随着读书的人用特有的白描手法将一个折的故事娓娓道来,逐层展开,小说中严谨的结构,流畅的情节,平实的语言就已经润物细无声般的络住了读者的情绪,使所有读书的人都为小小的冒险者团队的遭遇时而展颜欢笑,时而扼腕叹息。作品中塑造出的强壮憨直的魔法师金,英武勇忍的剑圣魏等鲜活形象,组队参加擂台赛的套路性模式以及对冒险团队人员组成的经典性设定,已经足够将其推为魔幻类教科书一般的大作。

    
网络玄幻的作者可分两类,一是才情横溢,用笔洒脱。作品往往跟着感觉走,不求细节完美,但愿畅快淋漓,写到妙处高潮迭起。比如说写出《梦幻空间》,《孤独战神》和《小兵传奇》被誉为坑王的玄雨就属此类。相比之下另一类作者则属于学院派,虽然只是网络小说,但他们在写作时依然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字斟句酌,一丝不苟。这类作品往往行文严谨,时而拿出用训诂的本领来治细节,力求不留半点瑕疵。百里芜虚的《世界-欧罗巴-混乱神殿》就是这类代表。

    
一个针对所有人,甚至神的惊天阴谋是贯穿全书的线索,而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不屈抗争则是始终的主题。二者相互缠绕,构成了一部宏大的故事,一出具有浓厚的史诗感的悲剧。《世界》根据不同的渊源,将出场的众神分为不同的体系,有南欧希腊承传的奥林匹斯诸神,有西欧教廷礼赞的众阶天使,也有北欧维京人信奉的奥丁战神,还有盘踞在东欧的迪亚波罗等三位暗黑破坏神。百里以人性写神,将他们的喜怒哀乐、野心抱负、善恶取舍刻画得入木三分,而且在寥寥数笔之间,便把他们相互间的关系介绍的一清二楚,这样的小说自然是比读什么列维施特劳斯等人搞得神话文本解读,和诸神的起源和谱系来得有趣的多,这也就是我已经把《世界》读了数次,而同期买的那本《忧郁的热带》至今还静静地躺在书架的角落里的原因。

    
《世界》的学院气质还体现在文中出现的咒文里,作者总是不厌其烦地写出大段华丽的咒文,而且有的还会找出拉丁文与之对照。这些隽永的咒文各有深意,细细品味堪与乔叟的诗句媲美,给读者以精雕细琢的感受。在路西法低声吟唱地狱镇魂歌的时候,我耳边自然回荡起贝多芬的《悲怆》。反观其他有的作品,法师也就哼唧出几句诸如愤怒吧,火焰,化成滚滚的火球,去燃烧我的敌人,火球术!一类小学二年级水准的顺口溜来糊弄读者。使人们不禁怀疑在作者设定的世界中,以智慧出众的法师也就吟出这种破烂咒语,如果他们跑道现实的世界来测智商的话,其IQ不知是否能达到50。久而久之,我看这类魔法小说时养成了一个一刀切的习惯,先翻看里面魔导师的吟唱的禁咒,如果连这都是粗制滥造的话,那这本书干脆跳过不读,因为类似细节最能反映出作者的责任心以及编造故事的能力——读者并不傻。顺便说一句,咒语写得能够给人美感的作品还有李思远的几部作品和桃次郎的《倾城战记》。

    
和《世界》一样,散发着无限的苍凉和化不开悲伤感觉的优秀作品还有李思远的《忆往昔莽荒岁月》,凤凰的《第七颗头骨》以及燕垒生的《天行健》(一个大坑)。李思远尤擅将的传奇的故事与史诗奇幻融为一体。通过完美的描写、曲折的剧情、残酷的现实、悲情的角色让人感到彻骨的无奈。罗曼罗兰说:创造就是毁灭死,李大大显然已经体会到其中三味。《第七颗头骨》虽让是短篇,但对文字的锤炼,对情节的拿捏要远胜于大多数尾大不掉的长篇。其间精致细腻,颓废唯美的感觉常常让我猜想凤凰与李思远是一个作者的两件马甲。

    “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梁任公颇为赞许的这句《易经》里的句子放在燕垒生的作品里颇为合适。本书通过描写一个中下层军官亲历的人与蛇人之间的残酷战争,从中感受到人性的分裂。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然而在侥幸回师后,却发现人与人之间的政治斗争比,前线与异族间真刀真枪的厮杀更要凶险万分。那么,前线的将士舍生卫国的意义又何在呢?全文的缩影就是借军圣那庭天所作的《国殇葬歌》:

    “
身既死矣,归葬山阳。山何巍巍,天何苍苍。山有木兮国有殇。魂兮归来,以瞻邦。

    “
身既殁矣,归葬山阿。人生苦短,岁月蹉跎。生有命兮死无何。魂兮归来,以瞻山河。

    “
身既没矣,归葬山麓。天何高高,风何肃肃。执干戈兮灵旗矗。魂兮归来,永守亲族。

    
每本平庸的小说都会让人读不下去,可是优秀的小说却各有特色。如果说上面提到的几部书是充满了慷慨悲歌的长轴画卷的话,那么当时龙的天空中另一部当红小说《都市妖奇谈》就是清新隽永的写意小品。

    
作者可蕊用淡雅诙谐的文笔,描绘出几个居住在现代都市里强大而又善良的妖怪的故事。这里的妖怪虽然有的也会害人,但却绝不恐怖。无论是开出租车的影魅周影,玩世不恭的情圣(自称)地狼刘地,还是化身为女医生的千年僵尸南羽,在用妖怪的道德标准处理问题的时候,都显露出一颗没被污染的赤子之心,让人都不禁怀疑隔壁善良的邻居会不会就是可亲的妖怪。也许作者就是想要用妖怪的行为参照系体现出人性的丑恶吧。蒲松龄借妖写人事,可蕊何尝不是这样呢?甚至体例也都模仿柳泉居士,用一个个独立的小故事,组成整部小说。故事中轻松的笔调间,有流露出淡淡的反讽意味。在《漫卷诗书》、《幻游记》、《雾飞花》各章中可蕊显示出煽情本领,整部小说让人笑中有泪,就像夏日中的一杯苦丁茶。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